今日熱搜-最新新聞資訊,最熱新聞話題盡在今日熱搜網

熱門關鍵詞:  as    蹇 掍粩  姹ゅ敮  璇辨儜鍐欑湡

高揚中華魂 共筑中國夢

來源:今日熱搜 作者:admin 人氣: 發布時間:2019-11-29
摘要:高揚中華魂 共筑中國夢 為龍馬精神立像 著名畫家袁烈州唱響中國現代美術史上的黃河大合唱 著名畫家袁烈州,原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天津市政協書畫藝術研究會理事。1939年出生于上海,祖籍,寧波。1965年畢業于中央美術學院,工作于天津人民美術出版社,職稱

        高揚中華魂  共筑中國夢  為“龍馬精神”立像

     ——著名畫家袁烈州唱響中國現代美術史上的“黃河大合唱”

 

 

 著名畫家袁烈州,原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天津市政協書畫藝術研究會理事。1939年出生于上海,祖籍,寧波。1965年畢業于中央美術學院,工作于天津人民美術出版社,職稱:編審。2016過世,享年78歲。。

   袁烈州編輯的圖書《四僧畫集》、《揚州八家畫集》獲國家圖書獎,《鄭板橋書畫藝術》、《漢畫選》、《中青年畫家作品選.人物、山水、花鳥》均獲天津市優秀圖書一等獎,《八大山人書畫集》獲天津市優秀圖書二等獎,《中國歷代繪畫圖錄》、《華巖研究》獲天津市優秀圖書三等獎。

1987年袁烈州在香港舉辦《三名家畫展》,1990出版了《袁烈州畫集》。1991年拍攝了專題片《大野雄風――袁烈州繪畫藝術》,兩次在中央電視臺播出。同年,他的作品《馳騁千里外,猶憶黃河源》被國家體委奧林匹克體育中心收藏。《中國日報》海外版刊出《一個天馬行空的畫家》,把他的作品推向世界。

2002年3月10日到24日他在北京中華世紀壇成功舉辦了個人畫展,展出場地1700多平方米,展出畫作120幅。此次畫展規模大,品位高,深受觀眾好評,“在中國畫舞臺演出的一部中華民族的黃河大合唱”。著名畫家徐悲鴻的夫人廖靜文女士觀看畫展后對袁烈州說:“你的馬很有氣勢,畫出了自己的風格和魅力。”此次畫展應觀眾要求延長展出一周時間。

              

徐悲鴻夫人廖靜文女士和天津美協副主席張德育參觀畫展

同年,天津市警備區將他的作品“浩浩廣宇傳奔雷”制成年卡,此畫作被譽為:“軍魂”。

 

2003年12月,袁烈州被邀參加由中國外交部舉辦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駐外使領館館存書畫作品收藏掛展暨中國著名書畫家筆會》,并得到李肇星外長親切接見及合影留念。

 

李肇星外長與袁烈州合影

 

自2004年1月初,“騰飛,中華魂――袁烈州國畫展”在天津鼓樓舉辦。畫展吸引了一批又一批的中外游客,觀眾看后譽其是:“高揚中華魂”。為此,鼓樓特邀“袁烈州國畫展”作為鼓樓常設展覽。2月14日,社會黨國際主席、葡萄牙前總理、現任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前往參觀,并祝賀袁烈州先生畫展取得成功。

 

現任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參觀畫展

 

袁烈州不僅在本職工作崗位上取得重大成績,同時,更致力于中國現代水墨畫創作。他以拳拳赤子心,將為中華民族之“龍馬精神”立像和表達 “中華民族”歷經風雪磨難,卻生生不息、百折不撓的內在凝聚力、生命力,當成了他的一生的追求。他把畫馬與大山、大川相結合,與時代風云相結合,與中華民族之搖籃——黃河相結合,成功地塑造了嶄新的龍馬形象。其作品境界恢弘、博大,情感激越而富奇思,一掃陰柔雅逸之文人畫風,發震中華雷音。

 

紫氣東來龍魂舞,雄臥東方睨八荒。          紫氣東來  袁烈州創作

           

名家點評袁烈州書畫作品

單國強(故宮博物院研究員、美術史論家):

袁烈州畫展為什么會受到觀眾如此強烈的反響,他確是表現了中華魂。第二點袁烈州有美術史論的底蘊,對古今中外名家的分析,哪些畫家好,可以吸取,經過取舍,創作出自己的新路來,袁烈州吸取了傳統的筆墨,造形上有漢代畫像石、北朝雕刻的氣韻,又有現代西方抽象的造型,印象派的色彩,抽象派的色塊,傅抱石刷雨的筆墨等這些東西。袁烈州的理論是在創作上體現出來的,把學到的知識匯合到創作中去,他強調意境,強調氣勢,強調精神,是學習史論熏陶的結果,否則就會像畫匠那樣,用一點點技法去畫畫,不可能去追求精神,追求主觀,追求氣韻、意境這樣的高層次,畫這樣的畫一定要有很深的文化底蘊。袁烈州的畫,有氣勢,有意境,主觀的東西非常強烈!

  
  東方既白日初生,萬馬奔騰浪溶金,眾志成城中華騰。          東方即白    袁烈州創作

 

薛永年(美術史論家、中央美術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袁烈州畫馬有很大的突破,過去多數人畫馬強調的是馬本身的精神,馬的神駿,日行千里,并很少將馬與環境結合起來描寫,趙孟兆頁畫的是生活環境,張穆畫的是點景,金農不畫環境,徐悲鴻很少畫環境,袁烈州則把畫馬與環境放在一起,注入感情,創造意境,這一點袁烈州有很明顯的突破。其二,在畫馬上,截止清代金農以前,都是工筆的,金農是寫意,有些變形,但仍是單線的。用粗筆頭的、大筆頭的方法畫馬則由徐悲鴻先生開始。而用大筆頭,寫意風格的畫法來刻劃馬的形神,有所夸張、變形,再將它放到環境中來描寫,這是袁烈州的又一個明顯的特點。環境不是具體的,而是中國的歷史,中國的大地,長江,特別是黃河,他把馬畫成龍,畫的是龍馬,把龍生活的環境放到馬的環境中來描寫,所以境界非常寬廣、開闊,與他所表現的內在精神結合得非常緊密。所以他畫馬不是畫骨、畫肉,也不是畫馬的神駿,而是畫一種精神,一種民族精神。這種精神是一往無前的,是奔騰澎湃的,是自強不息的,是高亢激越的,這在他以前是很少有人這樣畫,完全是他自己的東西。他的畫是高層次的,精神境界性的東西。

        
                                 馳騁千里外  猶憶黃河源        袁烈州創作

“馳騁千里外 猶憶黃河源”,這一主題是作者早年出國辦畫展時,思念家人和故土時產生的一種情思。后來成為畫者對自身、生命、文化、民族源頭的尋根的一種思考,文化是民族的血脈,相同的中華文化讓雖然相隔萬里,奔走于世界各地的華夏兒女,卻永遠心懷故土,永遠是龍的傳人、炎黃子孫。

 

 

劉曦林(美術史論家、中國美術館研究館員):

   我以為袁烈州畫馬有一特點,是魂魄式的思維,以前曾討論過周韶華的山水,稱其為魂魄式的山水,兩者的筆墨不同,但都是對精神性的強調,這點是非常鮮明的。我看袁烈州畫馬,天馬行空,大氣磅礴,矯若游龍,感到非常有氣勢,非常感動人,這是非常鮮明的特點。這是從精神境界上說的。袁烈州先生沒有白學美術史,把學到的知識溶進了他的創作。袁烈州的畫是靠精神感染人,靠內在的情思,靠運動的節奏,靠動勢的馬組成的,這是非常鮮明的。他在技法上是中西結合,將西畫的形體意識與中國畫的筆墨意識相結合,重要的特點是氣氛渲染,古人工筆畫馬,亦講渲染,徐悲鴻先生的背景點些綠草,而袁先生的渲染是氣氛式的渲染,把形體的暗部的轉換與素描結合起來,馬頭的特寫畫得很實,后面虛轉過去,筆墨也有濃淡枯澀。他畫馬有以濕筆為主的,有以干筆為主的,有以體面為主的,我比較喜歡《黃河風韻》那路,以枯筆為主,輔助濕筆,然后皴擦,濃淡干澀,再加上色調的運用。袁先生為了強調馬的矯若游龍的姿質,把馬的脖子拉長,賦予龍的神韻,我認為袁烈州先生在畫馬上可能啟發很多人,開辟新的思路,在魂魄上,精神上,在整體氛圍、節奏上做文章。
       
                                       黃河之孕     袁烈州創作

黃河母親孕育了一個偉大的孩子,他的名字叫“中華”。                      

“中華”升起的時候,黃河水沸騰炸裂,“中華”化作白龍馬,伴隨著生命之火,嘶鳴著騰飛躍起。”

 

 

袁烈州不是畫馬之體,而是畫馬之魂。他畫黃河之孕,那馬是黃河精氣郁結。他畫黃河朝拜,那馬是黃河骨血所凝。馬是出水龍,馬是云中君,水如火熾,云似焰張,云水激蕩中躍出火龍駒。

                                                  ——滕云(天津日報副總編)

 

邵大箴(美術史論家、中央美術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袁烈州原名叫袁義孝,“烈州”是他自己取的名,烈州的“烈”很適合他的性格,他為人很剛直。袁烈州的作品,有氣勢,有魄力,畫出了個性,畫出了時代精神,很不容易。他創作的特點是,畫馬時畫出了環境與氣氛,這與傳統的中國畫不太相同。當然這里難度也很大。畫環境與氣氛吸取了西畫法,我喜歡他淡雅些的畫。他畫的動態馬,非常講究,寫意、夸張,意境。他的馬畫得不同于其他一些名家,如劉勃舒、賈浩義等,畫出了自己的個性,這是應該充分肯定的。


                        噴薄欲出            袁烈州創作

           噴薄欲出火龍駒,矯騰奮蹄真龍魂,

蓄勢待發開鴻蒙,再立天地創紀元。

 

孫克(美術理論家、北京畫院研究員):

   袁烈州畫馬,一方面注意到馬的結構造型,另一方面以意筆傳神,有所取舍,有所夸張,整幅畫面是一體,以表達畫家的強烈的情感和思想,作品充滿浪漫主義的精神,氣旺神暢,令觀者精神振奮,在當代畫馬之作中,獨具一格。

華夏文明千載歲,斑斑綠顏煥華彩;           漢之魂   袁烈州創作

銅澆鐵鑄龍馬魂,昂首闊步日朝陽。

楊新(美術史論家、原故宮博物院副院長、研究員):

成為一般畫家容易,而成為有特色有創造,有心情要表達,要說話,能把自己心神寫出來的畫家,不是很多,我看袁烈州的畫第一感覺,就是有想法,有要想表達的,無論是畫山水、畫花卉,畫馬,他內心的東西很多,要表達的東西很多,不表達就睡不著覺。吃不下飯,因為他每一幅作品,都表達了一種思想情感,畫馬更是比較明顯。他畫馬不僅畫單匹的,而且是畫群馬,因為馬頭大體一樣,很容易雷同,很不容易畫,我看他畫的馬,如《黃河風韻》,把馬與河水融合在一起,馬頭就是浪頭,浪頭就是馬頭,這要有想法、還要找到意象,還要敢畫,其它山水花卉,也給我以很好的美的享受,我看中國畫,不能光強調以筆墨為主,繪畫不是要表現筆墨,而是通過筆墨來表達思想。至于他畫馬,不走前人的路,徐悲鴻先生是這樣畫,我不這樣畫,要走另一條路,這重要的有兩點,在內容上要有新想法,在形式上要有新創造,袁烈州畫馬這兩者都有了,內容上徐悲鴻先生把馬當做愛國主義的象征,是猛士。袁烈州畫群馬來表現民族性,表現奮發圖強的,蓬勃向前的精神,有新的寓意。形式上,他吸收了前代的東西,漢畫象石上的,包括徐悲鴻先生的,再加上背景的渲染襯托,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浩浩黃河風    袁烈州創作

滾滾黃河孕華夏,萬馬騰浪起蛟龍;      

生生不息中華魂,龍興天下競風流。       

 

在《浩浩黃河風》中畫家袁烈州思接千古,神游八極,以象征性的手法,將滾滾向前的歷史長河,蕓蕓眾生,滔滔黃河水,華夏龍駒等元素有機的融合到了一起,畫面中馬頭即是浪頭,浪頭即是馬頭,滾滾向前。沸騰的黃河水更是被畫家突破成法的以潑彩法表現出來,沸騰的黃河水,又好似烽火煙塵,激蕩不息。

黃河沸,烽煙蕩,萬馬嘶, 中華騰。

 

 

蔡若虹(著名美術理論家、原中國美術家協會副主席、中國畫研究院副院長 ):

我非常欣賞你的“大潮澎湃”、“馳騁千里外,猶憶黃河源”、“路漫漫”、“臘梅吐香”、“寒林圖”等等作品。在花卉中,你的“清荷圖”、“雨中仙”、“明艷若炬”,也表現得很出色。據我看來,你所選擇得題材與你所中意得形象,總不外是旭日、狂濤,奔馬、冰山、清荷之類,從這些形象和色彩里,我發現你有一個豪放多情得良好性格。畫品總是與人品形影不離的,豪放的性格是產生豪放的作品之母。這一點,是你作品的鮮明特色,我為你具有豪放的性格喝彩。你的藝術技巧也是很有特點的,你把畫面上的明暗對立、色彩對立、放在表現藝術性的第一位;而且善于把清晰與朦朧交織在一起,互相襯托,讓視覺上產生快感,這都是表現形式美的重要條件。

 

大濤澎湃  吞吐日月   袁烈州創作

 

秦征(原美協副主席,原天津美協主席):

畫家、美術評論家袁烈州,沉默寡言、率真耿介之士,“風流不在談鋒勝,袖手無言味更長。”他以成熟的頭腦,發靈臺之妙悟,逆向思維,反彈琵琶,把久貯滿懷的創造激情,一腔愛憎幽悠之思,統統訴諸筆端,揮灑于素絹宣紙之上。寫山川勝境,繪花鳥逸趣,尤善畫寫意駿馬,巍巍乎、湯湯哉!如《雪光飛影》叱咤秋風冀北,《馳騁千里外,猶憶黃河源》古往今來,畫馬者恒河沙數,佳作紛呈,烈州則博采眾長,超逸穎秀,獨步于蹊徑之外。妙在孜孜以求,不與人同。

畫中之馬,或集群成陣,或獨往獨來;或臨風屹立,昂首駐足;或驍騰奮蹄,捉風拂云。若聞其聲長蕭蕭,若觀其形神欲飛。一派渾然磅礴的天地正氣,一種內涵神韻的陽剛之美,將觀眾與畫家的心靈相聯相融,具同感而生共鳴。不同層面的觀者在擊節嘆賞之余,更會引發出各自特有的聯想和情思:文人學者、愿隨之信馬由韁、聆聽大自然的天籟唏聲;甲胄武士必欲同赴戎行,“所向無空闊、真堪托死生”;駿馬猶人,同氣相求,同聲相應,宛如患難可恃、甘苦與共的戰友良朋。如此情真意切、感人至深的繪畫藝術形象,非有一等的襟抱、一等的學識、一等的技巧和超級的勞動所不能為。

 

                  馬蹄聲聲疾,壯志攬乾坤          挾天地風雷   袁烈州創作

1999年澳門回歸之際,畫家應澳門相關部門邀請前往,見證記錄這一偉大時刻。畫家以澳門賽馬為題材,創作了《挾天地風雷》。畫面中畫家以魂魄性思維駕馭著大寫意的遒勁剛烈的筆墨,塑造出豪強雄壯的龍馬形象,馬背上的騎手則被以抽象的鮮艷的色塊加以處理,既象迎風展開的凱旋的旌旗,又顯示出一種風馳電掣的駕馭時代風雷的猛士情懷。

 

天津人民美術出版社總編   劉建平

 

袁烈洲先生,浙江寧波人也。其人南人而北相,畫亦如之。烈州畫馬,其筆下之馬,或獨立于蒼茫大野,悠悠天地;或嘶鳴于長河落日,西風殘照;或于驚濤駭浪中橫空出世,或于漫天風雪間奮蹄疾馳。皆傲岸不羈,一往無前,以遠勢勝雄百代,開拓萬古之心胸。烈州畫馬,非畫肉,非畫骨,實乃畫氣也。是氣也,乃天地元氣,乃陽剛大氣,乃九洲生氣,乃文天祥之“天地正氣”,乃孟子之“浩然之氣”,是氣也,充盈天地,綿亙萬古。烈州畫馬善于用墨,嘗自題其畫云:“中國畫重墨不重色,非不重色,實乃黑與白能創造最強烈的色彩效果,只因用熟用濫,當以新法補救之。”其畫以墨為主,間用五色,色墨交融,匠心獨運,其線條飛動不拘,酣暢深沉,有粗礦生辣之姿而無輕浮流滑之弊,其簡筆之馬尤為可貴。

 

風云驟起    袁烈州

      神馳八荒    袁烈州

    宛若臥龍      袁烈州

思接千古,神與物游;寥寥數筆,自由之魂躍然紙上。

“烈州畫的一些簡筆馬,用極簡略的筆墨,勾畫出馬的各種神態,筆線遒勁有力,墨色酣暢淋漓,顯示出作者諳熟水墨之道,善于在水墨的微妙變化之中,因勢利導,自由發揮,做出出其不意的創造”。

                         ——卲大箴(美術史論家、中央美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以我之“魂魄”,畫我之“龍馬"

              ——袁烈州自述藝術人生

 

   一九九〇年,在我出版的《袁烈州畫集》的“小傳”中,有這樣一段話:“我喜愛過戲劇、小說、文藝理論,就像閃光的火花,曾引發我許多美好的夢,然而只是在繪畫世界中,我才尋找到自己的生存方位,看到微熹的晨光。我時而激越昂奮,時而沉吟徘徊,時而突發奇思,天馬行空……傾注我的精魂和血,借助筆墨和色彩構筑我的藝術殿堂。”三十多年來的奮斗,坎坎坷坷,我今天終于在藝術上創造了一個袁氏的“馬世界”——一個龍騰虎躍的“龍馬世界"。

   我從小有二個夢,一是英雄夢,一是繪畫夢。那時我常一個人躲在房里,將一張小紙疊成數折,自編自創連環畫,畫我心中的英雄。

   高中畢業后,我考取了中央美術學院美術史論系,不僅學習繪畫,更是系統地學習了中外美術發展史及美術理論,使我看到中外藝術大師,在歷史的長河中是如何以自己的人格、心靈,構建了一座座的藝術豐碑,積淀在我心中,滋養著我,影響著我。

   畢業后,我被分配到天津人民美術出版社,從事美術編輯工作。白天工作,晚上畫我的畫。大概是兒時的憧憬,時代的影響吧,我心頭不時地縈繞著英雄夢,我畫岳飛,畫譚嗣同,畫《紅燈記》里的李玉和,還畫了至剛至烈的《正氣立天地,揮劍斬鬼魅》的鐘馗等。

   然而,在眾多的藝術題材中,我對畫馬尤為鐘情,以至在以后的歲月中,我幾乎為之付出了畢生的精力。

我之所以喜歡畫馬,不僅因為馬的英俊、飄逸,猶有“人中龍”的英姿,和那縱橫千里的英雄氣,而且我要借馬言志抒情,“一吐我胸中之豪氣”,可自由自在、無拘無束地抒寫我胸中的一絲英雄情懷。我畫《南北縱橫》、《天地之精魂》、《大野雄風》、《烈馬騰空萬里雷》等,我把馬完全人格化了,我借馬畫的是猛士、英才,是不怕犧牲、前仆后繼的中華兒女。

 
 華夏英雄,以火為魂,以雷為骨,以血為鋒,                  奔雷圖      袁烈州創作

鋒雷所向,革弊立新,前仆后繼,滌蕩乾坤。

 

我崇拜英雄,然而在“文革”后期,這種“英雄夢”,即轉化為對國家、民族前途的憂思:中華之路在哪里?我畫了《路漫漫》、《月朦朧》、《大道在天,不舍晝夜》、《奔雷圖》等作品。或將馬置身于盤曲遠去的長河前,遙視茫茫的天宇;或于陰云沉沉,落霞如火的天地間,唯一匹小馬獨獨地站著;或為尋求“大道”,一匹飽經滄桑的老馬,背負蒼天,在日夜奔馳。更畫有《奔雷圖》,我以紅色畫群馬,從密密的云層中沖騰而出,如烈焰,如長劍,如閃電之霹靂,撕開漆黑的夜空,給天地帶來一絲亮色。這些作品無不抒寫著我當時心中的惆悵、抑郁和懷有的希望。

 

                                        大道在天 不舍晝夜   袁烈州創作

 這幅作品畫者想表現的是一種壯烈的個人英雄主義情節,為尋求“大道”,

一匹飽經滄桑的戰馬,背負蒼天,日夜奔馳。

 

  隨著這批作品的誕生,我的藝術特點也在逐步形成,以創造特定環境,營造畫面的詩意為其特色。初時并不自覺,只是為了表現自己的所思所想。在不斷的藝術實踐中,我漸漸明確了自己在藝術上前進的路。潘天壽大師把畫花卉與畫大山大石相結合,我何不把畫馬與畫山水相結合?山水畫長于抒情,創造意境。我正可借山水畫為駿馬創造縱橫千里的藝術空間與氛圍。我開始由不自覺到自覺,選擇最易傳達我情感色彩的山山水水,營造我心中獨具的藝術空間與氛圍,不僅借馬傳情,更借景抒情,在情景交融中,創造意境,從而使畫面抒寫的情感具象化、詩意化。

 

馬蹄聲聲千秋雪,三生萬物薪火傳。                  鐵蹄踏破千秋雪  袁烈州

在《鐵蹄踏破千秋雪 》畫面中,我畫的是在三匹頭馬的帶領下,一群虛實相間的奔馬,自上而下,沖騰而出。中國文化中“三者”為眾,也有“三生萬物”之說,我以“三馬”為首引領馬群,寓意中華英才無窮盡已。而在三馬中,我注重中間頭馬的刻畫,中間的頭馬鬃毛飛揚,如同飛舞的烈焰;馬的形態上強調機體健碩,象征大無畏的精神;馬體主色調被處理成火紅色,既象征著不避血火勇往向前,也象征中華民族薪火相傳生生不息。而馬群的兩側以由淺至深漸變的墨色和向兩邊延伸的線條以及斑駁的白點,則既是象征苦難深重的中華民族的歷史長河,又是大雪紛飛的漫漫征途,整個作品表達的是如火如荼的猛士英杰們不避險阻,頂風逆雪在黑暗中以大無畏之精神,勇往向前引領中華生生不息。”

我這一時期的作品,美術史論家薛永年給于了很高的評價:“袁烈州恰是在需要千里馬的時代,成了畫馬的名家之一。與眾不同之處還在于,他在畫馬上,開創了更饒于‘畫外意’與‘意外妙’的境界,表現了馳騁四海而忠于故土的民族英魂,反映了‘九州生氣恃風雷’的時代脈搏,體現了‘不拘一格降人材’的萬眾心愿。”

 

                         龍騰天宇   袁烈州創作

朔風盈天宇,霜葉九霄飄;

龍吟胸中涌,逐日踏云梯。

 

在我的藝術特點初步確立后,我開始延伸心靈的觸覺,去感受大自然中的萬物,借萬物以傳我之心聲。我喜歡大海大河的壯美,畫《大濤如山立》、畫《大濤澎湃,吞吐日月》;我也喜歡萬紫千紅的花卉,它那嬌艷、頑強、如火如荼的生命力。我畫向日葵、雞冠花,畫朦朧的霧色中透出蓬勃生機的《玉荷尖尖》,還畫風雨中的紅梅等。

 

 

   對山川、花鳥畫的探索,極大地開拓了我的審美視野,也極大地豐富了我的藝術表現力。由于改革開放給國家帶來的深刻變化,要復興中華,我胸中的一股英雄豪情又被點燃起來,再次投入到畫馬的藝術創作中。

   如何進一步提升、豐富我的精神世界,積聚起澎湃的思想情感的激情,這是我能不能把畫馬藝術再向前發展的關鍵。在《文心雕龍》“神思篇”里有這樣一段話:“文之思也,其神遠矣,故寂然凝慮,思接千載”,“悄然動容,視通萬里”、“眉睫之前,卷舒風云之色”。這要求一個藝術家需具有何等的生活閱歷和精神境界!

   為此,我去張家口壩上體察馬群生活,去內蒙錫林浩特大草原感悟大自然的博大胸襟,浩然之氣象。我去黃河壺口、綏德、米脂、榆林、陜北黃土高原尋求中華之根,感受中華之魂。

壺口的黃河水,深深激動了我,它那濃濃的黃色,猶如披散開鬃毛的千百頭雄獅在擁擠著、騰涌著,激蕩起團團的煙塵,爆發出翻江倒海般的陣陣雷鳴,駭人心魄。這使我想起毛澤東主席在黃河岸邊說的話:“什么都可渺視,唯獨黃河不可渺視,它是中華民族的象征啊!”一種油然而生的民族自豪感頓時充溢胸中。在黃土高原上,我看到的則是又一番景象,由數百之眾的陜北漢子組成的《威風鑼鼓》,那驚天動地的鼓聲、鑼聲,黃土地上翻騰起來的漫天煙塵,仿佛把整個天地都攪動起來了。這一切的一切,使我深深感悟到一種力量,一種驚天地、泣鬼神的力量,這就是我們民族蘊含的內聚力,一種向心力。它永不枯竭,永不僵化,永遠充滿著活力,這就是中華之民族魂,這股偉力一旦迸發,必將如火山之崩發,橫掃千軍勢不可擋。它使我振奮,使我激動,夜不能寐,我的藝術也由崇拜英雄,表現英雄,到對國家民族前途的憂思,進而懷著滿腔的激情去謳歌民族魂——通過創造龍馬形象來表現“黃河之魂”、“民族之魂”。

 泱泱中華十二億眾,蘊含之內力如地火如巖漿,何其熱烈激蕩,           海淵之光       袁烈州

一旦迸發,必將以壯烈輝煌的雄姿光耀于東方。    

 

 

“龍”是中華民族的象征。中國歷來把龍與馬相提并論,所謂“神龍垂云海水立,天馬行地塵沙開”,千里馬正是由龍化身而被稱為“龍駒"的,這時活現在我心中的馬,已不是一般意義上的馬,而是象征中華民族精神的“龍馬’’。我吸取了漢畫象石上漢馬的豪強雄壯的特點,作品更恣意奔放,天馬行空,如風火雷電,縱躍天宇。我以意寫形,隱耳沒蹄,在馬的頭、頸、軀、尾上著力,加以夸張變形,使龍內聚于馬,馬外化為龍,創造了袁氏龍馬形象。

 

 龍馬精神,中華魂膽。  腳踏實地 ,砥礪前行。                漢魂圖騰     袁烈州

  .

為了表現“黃河之魂”、“中華之魂”這樣大主題,我不僅要創造出龍馬形象,更要創造出浩瀚博大的藝術境界,來揭示龍馬形象所蘊含的內在意義。由是我想到中華民族的母親河——黃河,把龍馬置身予黃河之中,與畫黃河結合起來,營造出“正氣歌"、“英雄樂章”那樣恢宏博大的藝術境界,從而也唱響了我久蓄胸中的民族魂之最強音。

《黃河之孕》是我這時期的代表作。在畫中我創造了橫空出世的龍馬形象。它挾著風、帶著雷,在黃河河底噴涌的巖漿中沖騰而起。它扭身回首,一聲長嘶,猶如向世間宣告了它的誕生。這里,我不僅刻畫了龍馬的神武,而且著重描繪了黃河恢宏博大的氣勢。它那波翻浪滾,浪花四濺,河底又有烈焰般巖漿的噴涌,畫面熱烈而輝煌。正是由于這一驚心動魄的意境的創造,才益發突現了白龍馬誕生的奇偉,揭示出它所象征的偉大意義——中華民族崛起于世界的東方。

黃河之精魂         袁烈州

黃河魂動,石破天驚,如火山之迸發。龍馬嘶天,中華崛起,勢不可擋。

   

與此同時,我相繼畫了《黃河風》、《黃河風雷》、《黃河在呼喚》、《馳騁千里外,猶憶黃河源》等作品。這批黃河系列作品的展出,觀眾予以高度評價:“是在中國畫舞臺上演出的一部中華民族的黃河大合唱”。

   其后我又畫了《挾天地之風雷》、《浩浩廣宇傳奔雷》、《噴薄欲出》、《如濤如潮》等作品,在這批作品里,我著重刻劃的是群體馬的形象。

   我之所以著重群體馬的塑造,是因為群馬所顯示出來的氣勢和聲威是一匹馬無論如何也萬難其一的。這只要去過草原的人,看到過群馬奔馳的人,都可體會到所謂的“先聲奪人”之壯美。草原上群馬奔馳起來如雷聲滾過大地,剎時滿山遍野席卷而來,煙塵滾滾,浩浩蕩蕩,猶如混沌之初開,大潮之奔涌,一泄千里,震撼人心。

   毛澤東主席從黃河的奔騰中,感悟到中華民族之偉大;那群馬奔騰的氣勢,它的聲威,不也正表現了我們民族的力量嗎?是的,我要通過群馬的塑造來表現我們民族蘊含的內在的力度和厚度,它那充溢于天地的浩然之氣。我曾反復探索群馬的表現,若是畫一匹匹馬的重疊相加,畫得再多,也顯其少,也無法畫出群馬的氣勢和聲威。所以我總是把群馬看成渾然統一的整體,從創造群馬特定的藝術境界著手,從它所造成的氣勢著手,把群體馬想象成或如大河之奔流,浪頭即馬頭,馬頭即浪頭,以排山倒海之勢,浩浩蕩蕩奔涌而去;或如團團之光焰,在天地間熊熊燃燒;或于夜色深深時,在橫恒天宇的山崖脊背上,一溜紅色的群馬如烈焰般飛流著;更猶如海底噴涌的巖漿在翻滾、涌動,激蕩起陣陣驚雷……。我正是通過創造這種種瑰麗奇特、浪漫博大的藝術境界,構建大氣勢,來展示中華民族所蘊含的內聚力,它那無堅不摧足以屹立于世界之林的偉大力量。

                                          如濤如潮    袁烈州創作

這時我畫馬不僅與黃河相結合,而且與大山大水相結合,與歷史、與時代風云相結合,使我的龍馬在更廣闊的天地里縱橫馳騁起來了。正如美術史論家李松所評:“袁烈州以大寫意創作的馬已形成自己的風格特色。他善于營造畫面的氛圍,將嘶鳴踔騰的烈馬置身于大山大水間,嬉戲于狂風巨浪之中,無拘無束,自由馳騁,成為大自然的精靈。這些作品不僅僅是作者性情的流露,也是激揚奮發的時代精神的反映。

                                                                紅日東升時   袁烈州

在《 紅日東升時》中的龍馬進一步擺脫物象的局限性,畫者以魂魄式的大意象浪漫思維,駕馭著飛舞生辣的書法線條,在畫紙上,筆走龍蛇,引昂高歌。

“東方紅、太陽升,中華騰,龍魂舞,江海沸,萬馬鳴,竟風流,還看今朝。”

   在創作這批大型作品的同時,我也畫了一批簡筆馬。我以意寫形,寥寥數筆,一氣呵成,求其神完意足之情趣,借以自由地抒寫我的精神世界,表現龍馬的陽剛之美,它那勃勃奮飛的生機。

我在1999年至2002年連續在天津藝術博物館、《天津日報》大廈、北京中華世紀壇舉辦《袁烈州國畫展》,獲得觀眾與專家的一致贊許。觀眾在留言簿上留言:“袁老師的繪畫藝術給我以震撼,他的繪畫始終洋溢著一種動感,一種偉大的民族精神”,“很多年沒看到這種振奮人心的好作品了,它體現了一種民族精神,這個時代需要這種振奮向上的民族精神”。

 

  

馬蹄聲聲騰烈焰,大野驚雷舞東風;點點華彩伴君行,龍騰虎躍啟征程。    大野騰烈焰   袁烈州  

 

  我通過幾十年的奮斗、努力,在邊緣藝術的結合中,即花鳥畫與山水畫的結合中,闖出了一條自己的新路,借以抒寫我心中的所思所想,而由抒“小我”之情,逐漸融入到大千世界,在民族奮進的洪流中,抒“大我”之情——謳歌民族魂。通過畫點景馬、群體馬、簡筆馬、龍馬,終于創造了一個袁氏的“龍馬世界”。確立起我的藝術風格。最后我以《自述詩》作結:

   直追黃河源,苦思烈馬神。

大道多英烈,慷慨壯士身。

   滿腔正氣歌,化作風與雷。

   三江沸熱血,澆鑄龍馬魂。

   一聲發長嘯,霞光沖天門。

                               

 

高揚中華魂、共筑中國夢、為龍馬精神立像

    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地勢坤,厚德載物,海納百川。中華文明,生生不息,其勢永昌。文化是民族血脈、烙印、民族的根魂,不同文化的自豪感、歸宿感,造就了不同的民族和國家。文化風貌體現著國運之興衰。文化正,則國正民強;文化衰則國衰民敗。優秀的文化孕育著民族核心價值觀,哺育著民族,孕育著民族自豪感、民族自尊心、自信心,進而孕育出對本民族的愛與民族奉獻精神,孕育著民族命運的華彩,而每一代人民又通過自身的努力創造出新的精神財富和物質財富從而反哺文化。

民族奉獻精神、民族自尊心、民族自豪感是民族得以興盛、延續的根本。在今日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時刻。習近平總書記更是高瞻遠矚為中華民族血脈的延續興盛,提出了打造“文化自信”的國策。為文藝工作者指明了創作發展方向。

在這“騰飛中華魂”的偉大時代,袁烈州,一個心懷“天下興亡匹夫有責”情懷的中國傳統知識分子,一個以畢生心血為“中華民族”鑄魂,為中華民族的“龍馬精神”立像,創造了一個龍騰虎躍的“龍馬世界”的繪畫行者,在思考、探索與艱苦實踐過程中,逐步認識到,文化創作就是為民族鑄魂。每一個優秀的文藝工作者都是民族靈魂的雕塑師,都有著為“天地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繼往開來”的民族使命與責任。

“高揚中華魂、共筑中國夢”就是由中華文化孕育出的民族自尊心、自信心、自豪感,進而升華出的民族大愛和大無畏的民族奉獻精神;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共同奮斗!

所以藝術家格外要注重自我精神世界的引導。無悔的堅守,敢于攀登一座座前人沒走過的藝術高峰,這都需要藝術家自我精神世界的不斷升華和重塑。用深厚的學養孕育內在的情懷與智慧。從而找到自己的心靈堅守以及自信、自尊,進而培養出自己的奉獻精神,從而才能為人類人性之美的升華奉獻自己的心靈力量。而精湛的藝術技藝,更是要通過藝術家不懈努力實踐,在掌握了前人的表現技法之后,才能在當舊有的技法無法滿足藝術家情感的宣揚的時候,推陳出新創造出新的藝術表現技法組合。這種正心,修身的積累、堅守與迸發,有時要用藝術家一生的心血與奉獻精神去澆灌。唯有如此,文化創作者才可以為后世子孫創造出感人至深的、純粹的、綿延長久的,導人向善的精神財富,才有可能激發人性中的大愛與奉獻精神。

登云逐日踏云霞,乘風破浪嘯九州。            矯若游龍          袁烈州

 

為民族鑄魂,為龍馬精神立像!!!

龍馬精神,中華魂膽。龍者,華夏圖騰,中華自尊心、自信心、自豪感所化;馬者,英雄足、行者力,其態端方,其性勇烈;戰場上,與人生死相依,蹈湯踏火,不避險遠,勇往向前,卻無虎狼之姿。“龍馬精神”,忠、義、勇、烈、仁、智所化,乃華夏英杰之大奮發有為之心也。

乾龍行天競自由,坤馬踏地德載物。

這一精神述說的是,龍的傳人如天道之運行,滿懷激情永遠向前、奔騰不息,他的另一種說法也叫“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

同時畫者袁烈州之所以要弘揚剛勇英烈、奮發有為的“龍馬精神”,因為封建統治下的中華文化不缺雍容大度,不缺閑情雅致,不缺樸拙純良,不缺世外桃源、明哲保身;獨缺剛毅勇烈的血性、硬骨頭精神。失去了民族血性,民族的自尊心、自信心、自豪感,再優秀的民族也只能沒落。失去了剛勇堅毅之氣,許多從屬性美好的品性也將“變味”。民族文化教育之正道,是開民智、立國魂,提升國人的意識品質,增強民族自尊心、自豪感,民族凝聚力。

文化創作不僅需要優美抒情的小夜曲,更要有鼓舞人心士氣的義勇軍進行曲。

袁烈州曾撰文言道唯有至大至深的情感才能創作出感人至深的藝術作品;其以昂揚的中華龍馬圖騰畫卷唱響的中國現代美術史上的“黃河大合唱”,必將響徹世界、并產生非同凡響的影響!

                                     (編輯:曲旭柱)

 

責任編輯:admin
首頁 | 新聞 | 產經 | 科技 | 民生 | 文藝 | 生活 | 圖片 | 視頻 | 全國

Copyright ©安徽八壹八文化傳媒 版權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皖ICP備16014259號-14  技術支持:今日資訊

電腦版 | 移動版

东海三个半单双中特